威久全球
中关村-
国贸-
上海-
广州-
成都-
南京-
武汉-
济南-
重庆-
西安-
兰州-
太原-
南宁-
深圳-
青岛-
昆明-
洛杉矶-
伦敦-
温哥华-
多伦多-
English
热烈庆祝威久留学成功上市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威久文化

金灿荣:民族复兴对中国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?

来源:威久留学     责任编辑:留学专家    浏览:5091次

【导读】:2016年7月23日,中国人民大学教授、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、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金灿荣,在广州博研·管理哲学班上主讲《中美战略哲学》。其讲稿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广泛流传。

马上咨询

金灿荣:我们接着讲,上午我们讲了一点中美之间的共性,超大型,文明型,都是people first(以人为本),我们有一种东西叫民本主义,孟子就说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”这就是民本主义。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就是为人民服务,这非常重要,美国是民主主义,都是很好的理念。两个国家都很自信,中国人混的再惨,文化上也很自信,中国人被人打的时候在文化上都很自信,美国人更是如此。犹太人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是独立存在下来,但是犹太人到了中国就不见了。宋代的时候有一群人来到开封,叫开封犹太人,后来他们还接收了皇上的赐姓,其中混的最好的得到了赵姓,他们家有个后代就是赵紫阳。犹太人到了任何地方别人都排斥他们,因为他们自己也是有点封闭,于是排斥他们,他们就抱团,然后存在下来。但是犹太人到了中国以后,谁也不在意他们的身份,到了后代他们也不在意,之后就找不着了,这是非常罕见的文化现象。美国也是一样,犹太人在美国生活的很舒服,因为这两个国家挺宽容的。我们在政治上比较专制,不宽容,但是文化上是非常宽容。

还有就是实用主义,美国人把实用主义当做国家哲学,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是与生俱来的,是骨子里的。我们中国人拜的每一个神都是有用的,没用就不要。还有世俗主义,中国是世俗主义国家,世俗主义就是现代化的本质,所以我们中国文化就有现代化。另外就是物质主义,中国人赶时髦,什么东西时髦就买什么,这就是物质主义。还有我上午讲的,中国人本质上都是个人主义者,美国人是公开承认,中国人是隐讳的承认,所以每个中国人都很难管,都非常自负,瞧不起人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尽管大多数人是无才可遇。另外就是平等主义,中国人非常讲平等。总之他们在性格上很相似。

当然也有差异,美国是个移民社会,商业主义占上风,然后就是法治、精神比较突出,对政府挺怀疑,所以他们坚持有限政府。美国对外是比较扩张主义,美国跟俄罗斯很难好起来,因为他们俩都是扩张主义者,扩张主义者在西方有一个形容词叫弥赛亚主义。弥赛亚就是救世主,大家如果读《圣经》就会看到这个词,耶稣就是弥赛亚,美国、俄国都说自己是弥赛亚主义,他们的逻辑就会导致扩张主义,他说我最好,你们必须听我的,不听我就打你,枪杆子里面出民主。中国不会这样,中国以后混的再好也是这样,说我很好,你爱学不学,我才懒的费劲打你。所以这就是中美的区别,前面心里是一样,都很牛,都觉得自己最好,但是第二点不同,美国说我好,你必须学我。中国说我好,你爱学不学。

我们的主体民族非常稳定,从黄帝时代开始就很稳定,我们在文化学上叫黄河文明一元论。如果大家读一读最新的考古学的证据,其实中国的产生非常复杂,我们实际上是多文明源头的国家。中华大地有人说6个,多的是11个独立的文明起源,包括华南地区是有独立的起源,像天水伏羲后代,红山文化,蒙古东边辽宁,其实跟中原文化不一样,非常独立。三星堆也跟中原文化不一样,其实中国文化的来源很复杂。但是最后起源黄河中游那一支文化占了主导地位,所以多源头,但是最后是由这一支一统天下,所以叫黄河文明一元论。依托这种文化形成一种主体民族叫汉族,非常稳定。这一点跟美国不太一样,美国因为移民,最早是英国人的后裔占主导地位,后面就少了。现在实际上美国白人当中,最大的移民后裔是德国人后裔,不是英国人后裔,但是我们很稳定,这一点跟他们不一样,他们的民族构成比我们复杂。

第二,义利兼顾观,美国绝对商业至上,但是我们会特别强调义利兼顾。还有我们没有西方意义上的法治,我们认知性比较强。另外相对有限政府,我们绝对是政府主导性的国家,政府作用始终是很大的。外交上我们是防守型国家,中国外交一直强调后发制人,很少主动进攻。但是中国也有恐怖的地方,中国一旦决定进攻,就没完没了要打好几百年。周边国家不喜欢我们,因为他们的历史记忆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总是说我们一向热爱和平,我们记忆都是别人打我们,但是周边国家的记忆都是我们打他们。真正的事实在两者之间,工业化以前我们是农业文明,现在人类的文明就两个,一个农业,一个工业,在农业时代还有一些依附性的文明,比如说游牧、渔猎、山林等等,但是农业文明最有代表性,是第一文明。

现在是第二文明工业,在工业化以前,我们文明都在欧亚大陆,别的地方没有,欧亚大陆的历史从战争的角度来说,基本上是北方游牧征服南方农耕的历史,绝大部分都是这样。不是因为北方游牧生产力发达,他生产力是落后的,但是军事上有优势,他有骑兵。在机关枪出现之前是骑兵决胜,谁有骑兵谁老大,当机关枪出现了,骑兵的战争使命就结束了,当西方人带着火炮和机关枪来到东方的时候骑兵是没有用的,在平原上我这100挺机关枪,你那一万个骑兵,那一万个骑兵就是一堆肉,没有意义的。但是在机关枪出现以前,骑兵就是决胜者,游牧民族先天有这个优势,只要在北方出现一个优秀的领导人,能够把零散的草原部落集合起来,变成20万人的部落,这样就有10万男性,就有5万骑兵,足以征服南方上千万人的农业帝国,这在军事上没有问题。基于这样的军事优势,所以整个工业化以前的欧亚大陆史,就是北方游牧征服南方农耕的历史。绝大部分南方农耕民族遇到北方威胁,基本上就是一个选择,就是投降。

印度在南亚次大陆是最典型,南亚次大陆的历史是只要在阿富汗出现一个骑马的民族,所有南亚次大陆的各个王国就准备好迎接新的皇上,想都不想,成为习惯了。所以当1913年东印度公司很少的一点人到了南亚,584个当地的小王国都准备投降,非常简单。中亚、西亚、北非、欧洲的小部落基本上都是这个态度,第一选择就是投降。但是有一些比较优秀的南方农耕民族,他们就开始想办法,一个办法是修长城,长城可以把很多小规模的游牧入侵挡住。我们修了长城,波斯人修了,就是今天的伊朗,然后就是罗马帝国修了,然后就是英国人修了,英国有一条叫哈德良长城,但是我们修长城是无与伦比,我们最长,他们全部加起来还只是我们一个零头,但是只要修了长城,他们的主体民族就相对保存的比较完整。没有罗马帝国修的长城,像西欧的主体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就保存不下来。有哈德良长城,英国的独立性就非常好,盎格鲁撒克逊。所以这是第二招,除了投降,就是修长城。

第三招只有我们中国玩过,其他所有人都没有玩过,那是什么?就是倾全国之力组织一支专业骑兵跟你对打,从赵武灵王开始,他学习胡服骑射,组织专业的骑兵跟你对打,一开始真打不赢,后来就改革跟人家对打。然后就是秦皇,蒙恬将军。最引人注意的是汉武帝,当然后来还有唐太宗李世民,还有武则天,然后就是朱元璋,朱元璋组织徐达那一支大军北伐,如果没有他们的内战,就是叔叔燕王把侄子建文帝赶走,徐达这支大军很可能把蒙古民族彻底灭了,那时候势头非常猛,所向无敌。后来因为叔侄打架,他就回来了,蒙古族就获救了。其中最引人瞩目是汉武帝,汉武帝提拔了两个人,一个是卫青,一个霍去病,这两个人组织的专业骑兵让北方民族吃尽了苦头,特别是霍去病那一支部队,全部都是烈士子弟,都是爸妈被杀了,他收养了他们,然后训练他们作战,训练了十几年以后,这帮家伙全部成了职业杀手。其实游牧民族不是他比你坏,而是生存条件恶劣,往往游牧入侵南方都是北方出现了大旱,没有吃的,所以就跑过来了。所以不是总是作战,相对一般的农民,他有作战优势,但是面对霍去病这样一帮职业杀手,他就弱势了。跟霍去病打,就相当于NBA职业球星和街头篮球爱好者比赛是一样的,所以结果很惨。霍去病四次塞外,有一次他的部队一次杀掉了39万人,这在古代生产力极其落后的情况下,上百万平方公里没有人了,很恐怖的。

所以我们的记忆都是你们老打我,其实人家的记忆是中国人很厉害,跟中国作对的民族,最后的结果不是亡国的问题,是灭种族的问题,把人彻底搞没了。匈奴是伟大的民族,纵横百万里,上下两千年,非常伟大,结果到汉武帝以后,这个民族就没有了,在人类历史找不着了。高句丽原来是纵横东北,很厉害的民族,跟唐朝交手以后,彻底没有了。突厥人原来在东北也是横行霸道,后来跑到土耳其,去了就欺负中东人,建立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。我们的记忆跟人家的记忆不一样,所以周边国家都不喜欢我们,人家要抱团对付我们,拉美国对付我们,绝对正常,所以我们要在这个条件下理解我们的外部环境。当然我讲这一段并不是对我的判断有所修正,中国是一个标准的农耕民族,农耕民族的特点是保家卫国,一般不主动进攻。所以我们的基调还是防守型,包括今天我们的国防政策也是防守,这就跟美俄不一样。这就是一些我理解的共性和差异。

下面讲文化的基因差异。中美战略文化差异的根本还是原来的文明基础不一样,美国文化上溯到希腊、罗马,希腊、罗马文化本质上是古代农业当中很奇怪的文化,是以商业为目的的农业文化。如果你去希腊看看,你会知道这个地方没有办法进行大规模的生产,希腊主要是丘陵,土地很贫瘠,不存在大规模的种植小麦、大米,没有这个地理条件。但是另外一个条件特别好,港口很好,所以这种地理环境就决定希腊以商业为导向的农业,也是农业,种植比较高价值的经济作物,橄榄油,葡萄酒,然后去卖。所以希腊的地理决定它以商业为向导的文明。因为是商业文明,因此就出现了一些制度安排,因为它的基本性质是商业,商业需要资本,因此在商业文明里面一定会产生制度安排。家庭制度安排就是长子继承权,不能财富分散,就给一个儿子,一般给长子。那时候古代人的孩子比较多,下面几个孩子怎么办,于是发展第二个文化,就是殖民文化。于是希腊几十个国家的人就跑到小亚细亚去,到那里建了100多个城邦。希腊本身就五六十个,可是跑到那里建了100多个,就是因为殖民文化,所以很多城邦之间是亲戚。特洛伊的城就是希腊人建的,小王子帕里斯跑去看叔叔婶婶,顺便把他们家表妹拐跑了,之后引起了特洛伊战争,这是他们历史的基本情况,长子继承权一定带来殖民文化。

因为商业,于是就发展出交换,交换一定是字母文字,因为字母文字简单,容易学,像我们这种复杂的象形文字,全世界老文明当中唯一的非字母文字就是我们的,所以中文是最难学的文字。但是他们一般在游牧,还有海洋,到处做生意,一定是字母文化,便于沟通。海洋和游牧导致了生活不确定,因此一定会发展成一神教,因为命运太不确定了,所以虚拟世界一定要确定。对这种商业体系的人来说,他的一生到处经商,见的人都是陌生的人,所以一定要契约。我们两个人不认识,但是我要做生意,我要契约,按手印,两边的社会必须尊重按着手印的契约,在这个基础上一定会发展出法治。另外就是对城邦国家来说,商业是它的命脉,因此自由贸易是生命的原则,跟我们农耕社会不一样,我们古代自给自足,跟你关系不错我们就做贸易,我不喜欢你我就不做了。所以英国人跑过来跟我们做自由贸易的时候,中国人不喜欢就不做,英国人说你不做就是要我的命,我就会打你,于是就鸦片战争,鸦片战争后面实际上有某种文明价值观冲突在里面,除了利益还有文明价值观。

我们中国是最标准的农耕文化。工业化以前,农耕文化最简单,依附农耕文化的有山林、渔猎、游牧、半农半牧等等,但是农业是最标准的,而中国是最标准的农耕文化。我们研究现代化的一个朋友提出一个观点,他认为西方是独特的,而东方是普世的。为什么?绝大部分工业化以前的社会是典型的农耕社会,而中国就是其中一个,而希腊以商业为导向的农业非常独特。这是他的一个观点。

西方文化有一个优点,因为总是航海,必须要特别科学,所以发展出比较精确的测量,于是就有几何学,后来就发展成科学。西方最可贵的地方就是科学思维,其他都不一定比我们强,但是这个东西最好。其实跟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关,因为到处要航海,去贸易,这个时候必须讲科学,否则就会死掉,不能凭经验。

再讲讲中国,中国是标准的农耕文化,对农耕文化来说,最重要的是什么?获取农耕的最主要的生产资源就是土地,土地旁边最好有淡水,有水源的土地就是最重要的。所以咱们这里打仗,或者发生血腥屠杀,最主要的是抢土地和抢水源,所以这是农耕文化的第一特点。把土地抢到以后,第二个就要有人,光有土地没有人不行,于是它的文化强调要生孩子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有了孩子以后不能跑,孩子跑了也不行,所以“父母在不远游”。有了地,有了人,人也待着了,人待在一起就闹事,于是就发展出德治文化,德治文化会导致平均,所以中国的家产就一定是按照儿子平均分配,维持家庭稳定。特别强调祖先崇拜、家族忠诚,于是就发展出德治,德治的特点就是人各守本位,于是就有了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、三纲五常,这是必然的,特别崇尚耕读传家这种传统。

还有一些在西方人看来很滑稽的事,对于中国人来说,有一种古代的刑法可以代替死刑,叫做流放三千里,把你跟你爸妈分开,死了以后成为孤魂野鬼,不能住在爸妈旁边,对于中国人来说那个惩罚是严厉的,对中国人来说流放三千里是非常残酷的刑法,对于西方人来说那是公费旅游。所以这是要理解中美战略文化的第一切入点,美国文化上溯到希腊罗马,而希腊罗马最核心的特点就是商业文明。我们上溯到五千年皇帝,最核心的就是农耕文明,商业文明一定导致法治,农耕文明一定导致德治,谈不上好坏,只是当地的习惯,生存方式就决定了。我们中国提倡法治,不是像有些知识分子讲的那样,因为西方国家搞法治,所以我们要搞法治,这个理由不充分。其实道理在这,我们离开了农耕,我们农耕还在,包括农业现在都是工业化的农业。我们旱灾的时候用电来抽水,这种农业就叫工业化的农业。农业比例越来越小,大部分就往城里跑,我们生活方式变了,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稳定的社区,几百年都挤在一起,所以在村里面排行老六、老八很清楚。现在到城里来了,见的人都不认识,城里人本质上叫孤独的人群,看上去很热闹,喝酒、唱K,其实人与人的心很远。两个人住对面,住了五年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,这个时候你的交易还要进行,于是需要契约,需要法治。大家要从这个角度理解法治的需求。

第二,社会性质不同,西方是一神教社会,我们是世俗社会,但凡是农耕和游牧,因为命运太无常了,所以一定要信一个大神,在无限的不确定当中找到一个非常确定的有限性,否则无法安身立命,所以一定是有神的一神教文明。美国就是一神教文明的典范,美国人的宗教感很强,宗教感给他们带来很多很奇怪的想法,美国人认为自己是命定的,是上帝的特殊选民。中国是世俗社会,我们古代当然也有迷信,但是我们国家基本的性格还是世俗社会。孔子说“不知生,焉知死”,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,反正那个东西太悬乎,我们就把这一辈子过好就行了。世俗性影响了我们的根本,我有一个观察,这个观察最早从钱穆先生那里来的,钱穆是国学大师,他去世之后,他的弟子编了一本书《人生十论》,这本书仅次于他的《国史大纲》。

《人生十论》第一篇中讲到我们欧亚大陆的文明就三个,环地中海文明圈、南亚文明圈、东亚文明圈,环地中海文明圈在宗教学上叫亚伯拉罕系宗教,都是一神教,先是犹太教,然后是基督教,然后是伊斯兰教,这帮老兄很逗,都信一个神,但是神的名字不一样,犹太教信仰雅威,基督教信仰上帝,伊斯兰教信仰真主,其实是一个神,只不过认识的面相不一样,都认为我是真的,你是假的,但是都认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代,伊斯兰教叫易朴拉欣,就是基督教里面的亚伯拉罕,是同样一个神话人物。因为他们都是环在地中海,所以我们叫环地中海文明,也叫亚伯拉罕系宗教。这支一神教带来一种文化后果,他们的文化是往前看。南亚文明圈是多神教,有3.6亿个神,到哪里都有一个神管着你,所以是循环的。一个神管60年,所以一个人一辈子不是60年,是3.6亿个60年。印度人脾气好,不是脾气真好,是因为宗教告诉你这辈子吃亏,你可以下辈子欺负他,所以是往后看的。只有中国这个地方是看现在的,因为我就一辈子,你欺负我,我一定要报复,否则来不及了。这是三大文明,有三个特点,一神教往前看,多神教往后看,无神教看现在。

历史记忆,中美两国的历史非常不同,美国建国历史200多年,一直很顺,美国天性比较乐观,他的爱国主义是基于自信,很多别的爱国主义是基于历史的悲情。中国不一样,中国的记忆是艰难复兴,复兴是专门形容中国历史,别的国家一般不用这个词,因为一神教文明有一个特点,王朝不断的更替,更替以后就回不来了,人彻底变了。比如你兴盛,之后衰老,衰老以后人就找不着了,换了一部分人,不像中国还是这部分人,起起落落。印度是从来没有兴,所以谈不上复兴,永远灿烂,但是不辉煌,想法都没有,所以南亚文明永远是平平庸庸的,那边的西方文明像火一样,很辉煌,然后没了,中国不一样,辉煌一下烂一下,老在复兴,所以复兴是我们很特殊的历史现象。

美国非常强调的例外论,美国就觉得我是例外的,跟一般人类不一样,我比你们高级。命定论,1845年美国有一位学者写过一篇文章《命定》,美国要领导世界,是上帝赋予我们的使命。另外就是普世论,美国有一个理念,己所欲要施于人,你喜欢,别人也会喜欢,要施于人,带来这种政策就是追求全世界的美国化。中国也有例外论,中国人内心也是觉得比别人强。第二个也是命定论,天命所归是大国,中国人也有这种命定论,但是我们没有普世论,因为我们信奉的是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所以我们外交上最崇尚的是周公旦,孔子最崇拜的人就是周公旦,周公旦留下的名言叫“远人不服,修文德以来之。”这是咱们崇尚的境界。

下面讲讲全球战略的比较,美国的全球战略就是维持老大地位,任何国家和国家集团挑战美国老大的地位,美国一定会整他。有段时间美国防欧盟,他觉得欧盟团结起来不得了,他就整欧盟,特别是欧盟推出欧元之后。又有一段时间他又防范俄罗斯的复兴,但是2010年以后,美国认为唯一的对手是中国,2010年我们的GDP超过日本,世界第二,最重要是制造业总量超过美国,世界第一。我们今天的文明是工业文明,工业文明的基础就是制造业,有强大的制造业一定有强大的军事,有强大的军事你才有资格PK世界领导权,所以美国历史上一直盯着他对手的制造业。20世纪美国经历过三个对手,德国、苏联、日本,美国都盯他们的制造业,只要制造业达到我的70%,美国就会本能的进行全民总动员整他,把他整倒。2010年我们中国的制造业超过美国,所以美国战略家后悔莫及,他们内部有讨论怎么一不小心让中国超过了。他们有几个结论,第一,美国自己的错误,美国自己去工业化,美国原来也是搞铁路,八十年代以后,美国就是高科技加金融,去工业化,还有一个美国骄傲了,看不起人犯的错误。还有一个是怪中国韬光养晦,不让我看。另外怪本拉登,2010年我本来盯住中国,结果本拉登从后面一板砖把我砸晕了,给中国赢得10年时间。

还有一个结论是中国太复杂,纽约时报驻北京的记者,在中国待了7年,最后走的时候总结了一个段子,中国是什么国家?中国是新闻记者的天堂,统计学家的恶梦。为什么?中国很大,14亿人,发展不均衡,有前现代,有些地方打老婆,不喜欢女孩;有现代,拼命赚钱;还有后现代,同性恋都有。所以中国很复杂,世界上的什么问题中国都会有,所以作为新闻记者在中国坐在家里天天都有新闻,一卖就有钱,新闻记者的天堂。统计学家的恶梦,中国这个国家太复杂,所有的数据都是不对的,上帝看了都会哭,最后还怪中国的知识分子,天天跟美国人说中国人不行,确实不行,就把美国人给忽悠了。2010年按照汇率GDP超过美国,至少也超过日本,从这一天开始美国左右两党就认定,世界上只有中国有可能取代我做一把手,其他国家没戏,日本已经被美国整下去,欧盟已经乱成一团,俄罗斯也一直被美国看不起。我们中国有一帮网民很崇拜普京,说普京是男人中的男人,但是美国人看不起普京,俄罗斯,他们认为俄国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。这个国家就是靠资源,不会玩市场经济,而美国玩市场经济最棒。对普京本人评价也不高,我们评价他是男人中的男人,在美国战略家眼里普京是《水浒传》中的牛二,打一般老百姓很厉害,真正碰到江湖中的高手青面兽杨志一刀就解决问题。

美国真的怕中国,因为美国是经济至上,商业文明,就看经济,所以他认为俄国没有任何经济发展的能力,市场不会玩,就是资源,资源总是有卖完的一天,或者资源因为创新而不要的那一天,所以俄国是没有前途的。美国说自己玩市场玩的很好,但是他怕中国,因为中国有两个动力,一个市场玩的也不错,玩的比美国好。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政府,实际上地方政府都是企业,他一个引擎,我们两个引擎,谁厉害?肯定是我们厉害。所以如果跟美国人聊深,他其实对中国挺恐惧的,而且他看不懂你,也无法影响你,所以美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中国。他可以影响俄罗斯,因为他们都是基督教国家,他们有一些语言是相通的,可以影响他,但影响不了中国,他们讲上帝,但是我们有玉皇大帝,所以美国看着中国很头疼。反正2010年美国认定中国可以取代我,日本、欧洲、俄罗斯都没戏,只有中国,就盯着我们。这样我们就有一点难受,单位的一把手存心要整你,你暂时还调不走,你得多难受。所以美国的总目标就是永远维持老大,谁挑战就整谁。

中国现在目标很清楚,就是民族复兴,民族复兴就是孙中山先生100年前提的超英赶美。孙先生在1917年身体不好,让他的秘书汪精卫去编文集,1917年开始编,1919年出版,《建国方略》,这是孙先生的文集。在文集里面孙先生明确提出我们中国民族的复兴就是超英赶美,超英实现了,剩下就是赶美。我认为这就是习主席的目标。美国人知道这个,还问过习主席民族复兴是什么意思,习主席说民族复兴就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幸福感提高。

大家以后也不用直接跟美国人说超英赶美,其实官方有一个标准答案,叫实现两个百年目标。这是十八大定的民族复兴目标,2021年中共100年的时候全面小康,全国人均要过一万美元,广州已经实现了,全国差一点,但是再过五六年应该可以,这是第一步。第二步是2049年共和国100年的时候人均要三万美元,进出发达国家俱乐部,这应该是标准答案。以后老外问你什么是民族复兴,你就用双百年来回答。但是我相信对习总来说民族复兴就是超英赶美,就是做一把手。

我个人有一个跟生活相关的民族复兴指标,民族复兴体现在三件事情上面,第一、中国人的护照全世界免签,这是硬指标,拿个中国护照想走就走。第二,人民币国际化,人民币接受程度跟美国差不多,甚至超过美元,出去不用带现金,带个银联卡就行了。第三,汉语国际化,这个最困难,中国汉字最难学,除非有特别大的利益人家才学,否则真没有必要学。如果要实现第三个应该有前提,中国的技术应该是世界最好的,世界上最好的技术都在我们中国,任何国家要想产业升级就要学中文,要想保卫自己,提高国防安全要学技术,就学我们。还有工业革命发生在我们家,我们技术最好,人家就会本能的来学你。另外就是国际地位很高,世界组织都是你掌握的,谁讲中文谁能优先提拔。其实汉语国际化很难,但是如果中国能做到这两点,我的国际地位很高,影响你的前途,我的技术很高,人家来学你,这个时候人家就会来学你,就可以实现汉语国际化,这样就是民族复兴。


  • 请务必认真填写您的信息,24小时之内我们将会安排专业顾问老师为您做全面的解答

在线答疑

400-164-6699
  1. 在线评估
  2. 资料索取
  3. 在线答疑
  4. 有奖调查

最新录取 HotRecommend

  • ·哪些学生需要申请英国硕士预科?需要什么条件?
  • ·恭喜Z同学被伦敦大学学院翻译与文化硕士专业录取
  • ·恭喜L同学被伦敦大学学院网络工程专业录取
  • ·恭喜Y同学被帝国理工学院化学工程专业录取
  • ·恭喜C同学被帝国理工学院材料工程专业录取
  • ·恭喜Z同学被帝国理工学院材料工程专业录取

热门专题 ConsultantTeam

美国高中生申请全攻略

2016威久部分名校offer榜

国际顶级商学院之一  法国里昂高等商学院

免费电话

输入您的电话号码,点击"给您回电",稍后您将接到我们的电话。该通话对您完全免费,请放心接听!

手机请直接输入:如 1860111****
固话前请加区号:如 0108150****

×

在线咨询